宇宙最帅的伽荼

[文野+刀剑]花丸来的新同伴☆[2]

l#恶搞向#OOC#全员变身#


“呐,呐,这个猫咪为什么老是不睬我们——”
“明明看我们练习超——认真的说!”
“难道它只喜欢看我们练剑吗!”
“难道说它上辈子是一个剑客的说!”
“难道他上辈子也是义经公的下属?!”
“所以会那么认真地板着脸看我们认认真真练习,来鼓励我们吗?!”
“不,不是这样的。可能只是因为没有碰到喜欢的东西罢了。”
眼看着今剑和乱藤四郎讨论的角度越来越奇怪,药研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们的猜想。
乱撅了噘嘴,把矛头转向了地方,格外严肃地说道:“那药研哥哥你说怎么办?猫咪不理我们——qwq!”
“就是就是!”
药研低头沉思了片刻,突然站起来转身,飞快地说了一句,“你们等等,我想到办法了,马上就回来。”
“欸——”
药研藤四郎一把拉开长谷部的房间门,不自知地第二次打断了他训人的气势,“长谷部,你这里有毛线团吗?暂时不用的那种,借我一下。”
“有,你拿去好了。”
药研接过毛线团就“蹬、蹬、蹬”地走了回去,脚步声明明和平时没有多大区别,却平白地带上了几分气势汹汹。
药研蹲下身体把毛线团拉出一条线扔在了黑色猫咪的面前。
耳朵上带着两撮白毛,脖子上系着黑色绸缎打着蝴蝶结,原本正色凛凛的黑猫在看到毛线团的一瞬间突然探出它的右爪!
黑猫仿佛如临大敌一样又难耐欢快的双爪抱紧毛线团,一骨碌就横躺下来,使劲地把线球挠出各种各样花式,一转身又骨碌地爬起来,非常凶狠地叫了一声“喵!”,然后拿被自己扯出来的毛线捣乱绕了全身。
“哇————”
“唔噢————”


芥川现在心情很忧郁。
不,这绝不是他想给自己堕落去玩毛线球而故意找出的理由。
他一开始变成猫咪的时候就怀着一份无比冷静的心情开始观察四周,即使变成猫咪也不会影响他的思路。
虽然无法使用异能力“罗生门”,就等若失去了以往的战斗力这一点使得他内心稍微有些焦躁。
他跟着一群“用历史上有名的刀剑命名”的奇怪家伙,围观了他们怎么看怎么都无比古风的战斗方式以及作派,连口吻用语似乎都是古代日语。
芥川当然知道猫咪的身份会令他受到青睐而不会有多大危险。
“五虎退那么突然多出了一只老虎!”
他在观察这里房屋的摆设以及环境的时候,听到了那么一则消息。
连想到不用想,芥川马上判断出了那只老虎的正体——哼,人虎居然也遭遇了这种情况吗?不知道太宰先生到底为什么……太宰先生难道也会?
另两则消息分别是关于自己还有一只帝王蟹的,帝王蟹,无法判断。
芥川略带厌烦地看着自己周围闹得不亦乐乎的家伙们,忍住了猫咪平时舔自己身上毛的生活习性,安静地坐在那里。
——?
——?!
该死!毛线球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控制不住了!糟糕这是猫咪身体的自动反应根本没法控制得住!
只是一走神芥川就发现自己在无法控制的翻身转身。
芥川在这种全身都在乱动的情况下依旧保持了自己最冷静的心情。
离自己不远处被一个叫做五虎退的少年的一只小老虎正在死死盯住这边。
该死,人虎你——!


黑发的女性审神者好奇地打开自己居住的顶屋,然后探头看了看下面热热闹闹的场景,一群短刀绕着可爱的黑色猫咪打转,左文字一家折腾着锅里的帝王蟹,五虎退安抚着自己捡来的第六只小老虎。
——今天一下子变得那么热闹,不是很好吗。她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然后笑吟吟地对着在室内忙活着打扫的长谷部说道:“长谷部,你说之后会不会更多好玩的同伴啊?”
“当然,主公。无论有多少同伴增加,我长谷部都会——”
“不是这个意思啦。”
“欸?那,主公你是指…?”
“啪嗒”一声,审神者关上了木窗。


在接着猫咪、老虎、帝王蟹来到花丸之后的第二天,审神者一语成谶。
虽然用这个成语不太恰当,但是长谷部还是下意识地那么想到了。
大俱利伽罗在田地那边忙碌着照顾主公种下的香草的时候,在一篇郁郁葱葱的田地里发现了一只幼小的羊羔,而且一看就是刚出生没多久,身上只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羊毛,脖子上也没有项圈或者标记,明显是没有主人的样子。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在照顾马匹的时候意外捡到了一只红眼睛可爱的小白兔,不过胖胖的看上去不像是幼崽。
秋田藤四郎,博多藤四郎,和厚藤四郎在后山玩耍的时候,突然被一条可爱而且温顺的大狗亲近了起来,怎么都要带回来。
“特别特别可爱,还可以坐在上面跑起来!”
“扔出球什么的一下子就接住了!好厉害!”
“一直咬着衣角什么的,实在忍不住就带回来了。”
他们三人似乎是这么说的。
这下子,变成花丸宠物乐园了,一下子要多出很多宠物了啊。
最重要的是,审神者大人很开心很高兴地那么说了!
“有宠物一起玩不是很棒吗!虽然要多准备一些食物有些麻烦,但是我相信你噢长谷部,这种事情交给你一定没问题的!”
长谷部拿笔刷刷地在备忘录上还是计算记录各种各样需要准备的小窝以及食物。


“主、主公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第三天。
长谷部的叫声在整个花丸清晰可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被叫声吸引的,整个花丸的刀剑们全部一口气跑到了顶楼挤在了狭小的房间和楼梯上。
审神者很愉快地牵着一只手,明明没有锻刀却出现的新角色。
“主人,这、这是谁啊?”
毫无顾忌地,萤丸率直地问出了问题。
“是我之前出去的时候捡回来的女孩子,好像是遭遇了什么时空和历史的变故所以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孩子,要在我们这里暂时住一段时间,大家要好好照顾他噢?
这女孩的名字是什么,来,向大家自我介绍吧,别害羞。”
矮小的,怯生生的站在审神者一旁看上去只是妹妹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蕾丝花边小裙子,满脸绯红地,微笑起来像是天使一样可爱,柔嫩的脸颊像是在找人去捏一下一样,软软地开口了,“我、我是茉莉。请大家多多指教。”
叫做茉莉的小女孩很容易就混了个眼熟,毕竟只是一个人类的小女孩,还是审神者大人亲自要求大家好好照顾的。
茉莉似乎特别偏好和宠物一起玩耍,大概是小孩子喜欢毛茸茸的生物的爱好吧,她特别喜欢坐在朝阳光的地方抱着一只小猫咪、或者小羊羔小兔子什么的,身边往往蹲着那只米白色皮毛的大狗,非常忠诚地蹲着。


PS:这是这一次的更新!请问有没有人来猜一下这次出现的新角色分别是谁变得呀?

[文野+刀剑]花丸来的新同伴☆

#恶搞向#OOC#全员变身#


中岛敦正处于自己短暂的人生中最难以置信的一天,难以置信地比发现自己就是危险的猛兽,莫名其妙加入侦探社,醒过来以后被黑手党绑架等等的事件还要惊讶的多。
他发现自己的异能力不受控制的发动了,而且发动的方式好像出了什么非常严重的差错。
是的,他现在变成了一只差不多胳膊那么大的小老虎,花色倒是没有改变,照样是黑白相间没错。
中岛敦怀着不可置信的心情转头看了看自己变的“娇小无比”的身体,要不是苦于自己对这副身体的手足无措的掌控,中岛敦简直要跳起来学国木田先生大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完全就不科学、不,是不异能啊!
最重要也是最糟糕的一点,他变不回来了!
按照有社长的异能“人上人不造”怎么也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啊!
他应该可以好好控制他变身为老虎的异能了呀!
到底是怎么情况……难道是需要太宰先生的帮忙吗?可是太宰先生又在什么地方,这里我根本不认识啊……
中岛敦趴在不知道主人是谁的和风房舍外部的走廊上,两只爪子叠放着摆在正前,把头压在上面,陷入了貌似是深思熟虑实际上是忍住自己虎叫的咆哮欲望深深的不知所措着。
全身都是毛茸茸的触感,十分清晰,清晰得敦第一次在意识清醒无比的情况下感受到自己全身都变成老虎的事实。



“呜?呜呜?呜呜呜——”
他突然听到了非常耳熟,很像自己的声音,更准确说来是带着困惑却亲切的打招呼声音。
中岛敦下意识抖了抖不是充当摆设的虎耳朵,一激灵就跳了起来,睁开疑似打瞌睡的眼睛就愣在了他眼前。
我、我这是在照镜子吗?!
在中岛敦的正面前,很清晰的看到和他一只一模一样的小老虎,也是差不多的体型和皮毛,怎么看都一模一样啊!
等等……“嗷呜——!”
眼前的小老虎张嘴露出尖锐的虎牙低声咆哮起来,值得庆幸的是听不出敌意而是满满的好奇。
没有语言不通真是太好了……中岛敦下意识的想着。
敦像猫咪一样立坐起来,两只爪子正不知何处下手的时候,他赶紧如同自己还是人类的样子举起爪子揉了揉自己的虎瞳。
竖瞳中因为正午变得细长的瞳仁缩了缩,中岛敦觉得自己陷入了连连看的境地。
因为他附近已经不只是刚刚出现的一只老虎,而是一眨眼瞬间变出了五只老虎!而且都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什么情况,这年头还有人会在家里养那么多老虎吗!
“咚、咚、咚!”
走廊的一边飞快地跑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不,如果按照原来人类的身高来算是和他原来差不了太多的少年,亮金色的短发少年,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嗷呜嗷嗷!”
一看到人过来,本来还簇拥在新朋友身边的五只小老虎咻地一下就冲到少年的身边过去。
少年低头蹲下来摸了摸小老虎的头,然后抬头直愣愣地看着敦,然后大叫一声:“第、第六只老虎!五虎退要变成六虎退了——!”
中岛敦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撞上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奇装异服男性的腿部。


今天的花丸出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先是五虎退匆匆忙忙抱着六只小老虎说要新登记一个宠物。
然后是今剑他们在练习室切磋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门口出现了一只特别专注的黑色猫咪一直蹲在门口看他们切磋,动也不动。最后只好被他们非带回来说一定要养。
长谷部嘴里狠狠地咬着一只毛笔的竹竿,嘎吱嘎吱地发出了破坏的声音。
在他面前是正坐着的两个自认为犯错的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两个人浑身都沾了尘土和泥巴,显得狼狈不堪。
以及屋子的中央放着一个动个不停,歪来歪去的一口铁锅,锅里明显放着什么活物在努力跑出来,还能隐约听到嘶嘶的挠动声音。
“唉……我说你们,就为了做到下酒菜居然弄成这样!让我怎么向主公交代!不就是只特殊的螃蟹吗!”
“可、可是是一只红彤彤的帝王蟹啊,而且看上去又肥又大、特别好吃的很,配酒喝味道会很好的。只是…我没想到它那么能跑……”
“咳,长谷部,那只螃蟹刚刚被小夜看到觉得很好玩儿,能不能借给我一下?”
话谈到一半,门突然被拉开,长发几近垂地的江雪左文字突兀走进来提出请求。
本来被打断条件反射就要说些什么的长谷部一看是江雪反而送了口气,连忙挥了挥手从地上捧起锅子递给他,习惯性的补充几句,“小心点,它好像特别活络的样子,别再弄出大事了。”


中岛敦正趴在“主人”五虎退的膝盖上被主人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毛发。因为刚刚的那一大长骚乱,敦差不多搞清楚了情况。
搞清楚了——个鬼啊!
什么都没有明白好么,无论是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还是这户人家人人的名字都奇怪的不得了,即使是从孤儿院出生的自己也大致听懂都是奇奇怪怪的,似乎都是以刀剑作为名字的怪人。身穿的服饰也绝大部分非常地传统和古老,毫无现代的气息,刚刚被抱在怀里逛了一圈,却发现这里是自给自足的村庄。还有着一些奇怪的器械。
不过,意外的是自己现在的体型不会被当作是灾害猛兽什么的……真是太好了。中岛敦心里叹了口气转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据说也是引起骚动的两个小生物。
以一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姿态高傲而单独坐在走廊上的一只黑色猫咪,旁边坐着几个努力引起它注意的少年,也是穿着似乎是古代京都的服饰,名字好像的今剑、乱藤什么的。还有一个白色短发的笑眯眯的大人也在各种做着恶作剧,是叫做鹤丸国永。
猫咪的耳朵上各是一撮白毛,脖子上系着黑色的缎带,端正的猫脸五官上平白看出了十分严肃认真的神情。
这幅姿态,非常眼熟。
中岛敦拿爪子下意识抓了抓地板拉出几道印子,毕竟这幅形象太明显了……该不会他也异能暴走了吧?
还是说大家都遭到了什么异变吗?侦探社的大家……
中岛敦再把头向右转过去,看到一个三兄弟正围着最小的幼弟逗弄着一个努力不停翻身的超——巨大帝王蟹。
帝王蟹红彤彤地简直像被蒸熟了一样,却活泛极了,用各种姿势在黑色的大锅里挣扎着。
深蓝色短发,一脸怔忪的矮小少年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带着明显的欢快和好奇拿手指时不时地夹住帝王蟹的一只脚,唰地把他翻个身,然后看着蟹吃力地把身体翻过来,一遍又一遍。
螃蟹突然转过身子,朝着小老虎的方向嘎吱嘎吱举起大钳子啪嗒啪嗒夹了一夹示意。虽然这么远的距离配上那幅小豆豆一般的黑色眼睛完全看不清楚是要做什么,但是帝王蟹滑稽的动作总觉得有什么暗示。
……一个荒谬而且荒谬绝伦的猜想突然浮上了中岛敦的心中。
那种钳子的挥舞方式,像极了某位他熟悉的人打响指的姿势,连那种轻浮漫不经心的气质也肖似的很,尽管对象的外貌实际上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
不、不会吧……
“啪!”
帝王蟹突然跳出锅子狠狠地摔了个跟头,结果导致一只细长的蟹脚卡在了地板的缝隙之间。
只看到浑身红彤彤像已经被煮熟一样,但是确实活蹦乱跳的帝王蟹用无比笨拙的举动试图把弯曲的蟹脚拔出来却因为太过弯曲怎么也成功不了。
“没事,我来吧。它一个蟹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就在小夜左文字急得脸上冒汗的时候,粉色头发的男子、一袭袈裟似衣袍的另一位兄长、宗三左文字伸出了援助的手。
看得在远方的中岛敦忍不住送了口气,也放下了自己怎么想怎么不合理的猜想。
毕竟是太宰先生,有异能力、人间失格在的话,怎么也不会变成这样。
而且是十分可靠的太宰先生,虽然表现出来的总是那么不稳重,但实际上,太宰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遇到这种糟糕的情况,就算遇到了,也不会那么狼狈不堪的。


太宰治正处于人生最危险的阶段。
那一天,太宰治又想起了曾经被熊孩子Q征服的那份恐怖。
尽管这次的熊孩子,看上去温和而且无害的多。
但是能不能不要再把我翻过来了啊!
太宰治无比郁闷的恨不得喊出声来。但是以螃蟹的发音系统,在岸上,顶多吐出几个泡泡来而已。
太宰治花了很长时间才想到其实他用不着一次次艰难地翻过来,如果躺平不动的话,孩子很快就会失去兴趣的。
早上的追逐战也是如此……不!才不是如此啊!那个被抓到可是真的会被当作下酒菜吃掉的,虽然不知道吃掉之后会不会返回原来的身躯,但是……诶,但是什么来着。
太宰治最为难的不是变成了螃蟹任人玩弄,而是他的思路没有办法继续好好思考下去。
这也是无可奈何,和猫猫狗狗这种算常见的宠物来说,螃蟹的脑容量恐怕更加小而且难以承担人类的思考能力。而连猫猫狗狗的平时智商,都会沉浸于一个毛线团或者一根肉骨头的举措来看,要太宰治在这样的身躯下依旧保存他超绝的思考能力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太宰治努力让自己的思路绕回这不可思议事件的起因和缘故,却怎么也凝固不了思考能力。
能够确定的事实有几个:
(1)这绝不是某种异能的效果。
(2)这不是仅仅针对某一人或者某一方的特殊袭击。
(3)这方庭院的主人“主公”,还有其他成员的名字都是历史上有名的刀剑这一点。
(4)目前确定至少有三个人被卷入这场事态,分别是,我,敦君,还是芥川。
(5)我们现在最需要……最需要……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螃蟹啊!
虽然很喜欢吃蟹肉罐头但是怎么也轮不到我变成螃蟹吧!
太宰治难得突破自己外在形象和一贯作风的在内心碎碎念起来。
无论怎么算,变成帝王蟹的都应该是中也才对吧。你看中也的那个发型,那个压在帽子底下的万年不改的发型,那个发色,活生生就是一只帝王蟹。简直栩栩如生、生动形象、贴切无比。
太宰治任由被一只不知道是谁的手拎回锅子里,性情泱泱地控制不住张牙舞爪,动了动黑褐色绿豆般大小的眼珠子,非常非常认真地在身残志坚的情况下思考着脱离苦境的办法。

TBC

#话题#森先生为什么那么没有威严呢?#

#微森太#OOC

在历届的黑手党首领中,森鸥外可以说是其中很缺乏威严的一位。
毕竟对于幼女的特别爱好这一点,作为在干部内都可以说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可以说是众所周知,让人怎么也尊敬不起来。
……尽管如此,在他本人一般情况下都有些温和和无害的形象下,仅仅是「黑手党的首领」这个头衔,已经足够给绝大部分人很大的威慑力了。
但是不得不说,如果剥离掉头衔的这个光环、或者说是阴影的话,单单观察他的个人形象,其实并没有远没有前任给人留下来的那么阴森。
语气通常很轻浮,总是在微笑着的,偶尔还会让人不知不觉忍不住想吐槽的,姑且说是那么个形象吧。

“呐,森先生,你也太缺乏身为一个BOSS的威严了。”
有一次,大概是百无聊赖了吧,太宰治用明显是无聊的口气向他森鸥外仿佛是抱怨地说着。
那是一次任务结束,太宰向人报告一些事务的时候。
那是在一个中央花园开展的对话。森鸥外穿着一身医生的白大褂,半蹲着在逗弄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生幼女,粉红色蓬蓬裙的幼齿小女孩还牵着一只野生牧羊犬。
不知为何牧羊犬压根儿没有向一看就是危险角色的萝莉控家伙龇牙咧嘴,而是乖乖守候在小女孩身旁安安分分。
从口袋里掏出日常自备的五颜六色包装的糖果,森鸥外抱着漫不经心、不理睬的心情戏谑地随口反问回去:
“啊,这个嘛,太宰君认为首领需要的威严又应该是什么东西呢?”
嘴角翘起来,很无害的笑容朝着小女孩,恐怕任何人一看都想不到是站在血腥和黑暗的世界的人。

幼女怯生生地,腼腆着柔嫩的脸颊,伸出小小的右手,把手掌盖在森鸥外摊开放着糖果的左手里抓了一块慢慢收回。
很明显完全没有警惕心完全被俘获了嘛。太宰治也是同样漫不经心地想着,也是不甚认真地说道:“大概就是需要伟大的,严厉点的模样?总不会是这样让人一点都不放得下心的样子。”
“如果是那种一看就像狮子一样让人逃跑的可怕形象,才更不会让人放心喔?
而且呢,那种令人畏惧的形象,在绝大部分下属的内心中,恐怕已经被联想得足够了,已经不需要被加强呢。”

有些意外地,森先生即使在分心的情况下,也悠闲而不紧不慢地迅速接上了上一句,然后把掌心合拢,握住了小女孩的手然后把她抱到了牧羊犬的身上,然后回身侧着脸眨了眨单边眼睛笑笑,“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太宰君继续完成了剩下的报告下次再说。”

“哎呀,真是的,森先生总是那么喜欢偷懒呢。”太宰治耸了耸肩,晃起腿在台阶上驻足地环视了一下,领着藏起来为了打扰首领找幼女交流感情的环境的黑衣手下们懒洋洋地跑开了。

PS:找到了正確發法修正了一下,初次擼文請多指教——